_silhouette

蒙尘的杂货间。

2018.03.28

跟商清认识的第四年,我仍然是一个被踩进comfort zone就毫不犹豫自爆拉着入侵者上西天的人。

我觉得我还真是矫情又寂寞。先前还写点儿日记等着日后的自己表示理解,这两年直接没人知道我的任何心理活动,全都自己消化了。

破心情三片维B都没救回来,絮叨絮叨。
如果你想要靠近一个人,就不要上来给他盖棺论定一堆东西,尤其是我这种骄傲得不可一世的家伙。我会礼尚往来,立刻判定你是个智障。
对,不可一世。事实上我并不温和,跟体贴、元气更是完全不搭界,甚至连风趣都算不上。如果能被听到心声的话,我想旁人会惊异于我的尖锐、固执与自负的。
我以真正自己的口吻说话时,语气通常是我自己都能感觉到的自傲、偏执、不容疑,是过于刺人的锋芒。当我在别人身上看到这种锋芒时,我却会觉得可笑,并暗暗嘲讽这种表现欲和自以为是。
DND的测试是万年的“绝对中立”,因为中庸的态度可以省去很多麻烦。act normal是最高效规避社交的方式。
恃才傲物。我其实没有那么大资本轻蔑看待他人,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说的:努力也是种天赋,而我恰好不具备。很公平。
上次和西西吃饭,跟她交流了这个感想,她非常激动地跟我握手:“还是跟你们这些老同学聊得来啊!”
是这样。
这大概是我们共同的劣根性。

我已经没有那么直率到伤人了。虽然心中还是一刻不停在做优越感极强的判断,但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长进了不少,冷笑都可以不动声色地抑在心里,表面上仍是谈笑风生。
跟看轻到极点的人我都可以谈笑风生,完全无碍。这是基本礼貌,也是基本伪装。

然而不论平时的伪装是如何,藏起自己的人总是渴望被理解。毕竟当别人认识的你全然不是真正的你时,是非常孤独的。

但这不代表你可以伸手强行将他从藏身之地拽出来。
也有我当时的问题。我荒唐地认为自己是可以被拯救的。结果她没把我从角落里逼出来,只是把我逼疯了。
以至于如果有人想靠近我,好,欢迎;有人想越过安全距离逼近我,对不起,死吧。

如果你要抱着先入为主的观念,在看过我的戾气后又表现得很意外,那你不如从最开始就不要过来。

这很矛盾。不是任何事情都适合刨根问底,没人教过吗?我真想开设一门课程给广大群众讲讲“如何保持最安全的人际交往距离”。
如今的烦躁和当时面对商清时如出一辙。
我的精神胜利法是我能自如和他人交流的根基,绝对压倒性的丧失是失控的开始。翻车在外人看来或许是件喜闻乐见的事儿,但在亲历者自身是极为痛苦的。
不要试图改变我的看法。不要试图牵动我的情绪。不要试图动摇我的性格。这是我用于自我保护的一光年界限,我管你是不是为我好、对我什么态度,别跨过来。

评论
热度(2)
©_silhouette
Powered by LOFTER